科学首见:红毛猩猩会用药草治疗伤口-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网

科学首见:红毛猩猩会用药草治疗伤口-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网

11浏览次
文章内容:
科学首见:红毛猩猩会用药草治疗伤口-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网
科学首见:红毛猩猩会用药草治疗伤口- 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网

AD

ad970250

不错过任何知识讯息,立即加入国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间远端工作,请利用客服信箱联系。

May. 13 2024

科学首见:红毛猩猩会用药草治疗伤口

  • 摄影师在这只有肉颊(flange,或称「面盘」)的成年雄性红毛猩猩,将植物糊涂抹到伤口上的两天前(也就是2022年6月23日),替它拍下了这张相片。 PHOTOGRAPH BY ARMAS

    摄影师在这只有肉颊(flange,或称「面盘」)的成年雄性红毛猩猩,将植物糊涂抹到伤口上的两天前(也就是2022年6月23日),替它拍下了这张相片。 PHOTOGRAPH BY ARMAS

  • 拉库斯(Rakus)在使用草药叶子治疗两个月后(截至2002年8月25日),伤口几乎完全愈合了。 PHOTOGRAPH BY SAFRUDDIN

    拉库斯(Rakus)在使用草药叶子治疗两个月后(截至2002年8月25日),伤口几乎完全愈合了。 PHOTOGRAPH BY SAFRUDDIN

1

这让人们得以一窥人类的祖先如何开发天然药物。

拉库斯(Rakus)在使用草药叶子治疗两个月后(截至2002年8月25日),伤口几乎完全愈合了。 PHOTOGRAPH BY SAFRUDDIN

拉库斯(Rakus)在使用草药叶子治疗两个月后(截至2002年8月25日),伤口几乎完全愈合了。 PHOTOGRAPH BY SAFRUDDIN

科学研究团队在印尼的深林中,纪录下了前所未有的行为:被人昵称为拉库斯(Rakus)的苏门答腊红毛猩猩小心翼翼地用一种具有抗菌、消炎、抗真菌和抗氧化疗效的植物,来治疗脸颊上一处严重的割伤。

「在它这样做没几天后,这个可怕的伤口就开始愈合、不出数日就完全痊愈了。」本次研究的主要作者,也是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动物行为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of Animal Behavior)的认知生物学家暨灵长类动物学家伊莎贝尔.劳默(Isabelle Laumer)说:「这是人类首度观察到野生动物精确的使用药草来治疗伤口。」

AD

ads-parallax

这一观察不仅替自然疗法和行为带来崭新的视角,也透露出相关趋势的可能起源。

「我们经常忽视了一个事实:现代医学其实源于一个非常古老的知识体系。这个知识体系不仅始于数百万年前,更源自各式各样的栖息地;而我们对这些栖息地的认识才刚刚萌芽而已。」肯特州立大学(Kent State University)的生物人类学家兼人类学系主任玛丽.安.拉干蒂(Mary Ann Raghanti)说:「这个例子从演化的角度上,让我们得以一窥人类的祖先是如何发展出自己的天然药房。」

这件事件发生在2022年的夏天,地点在印尼苏门答腊岛列尤择山国家公园(Gunung Leuser National Park)内的苏克巴林宾研究站(Suaq Balimbing research station)。

摄影师在这只有肉颊(flange,或称「面盘」)的成年雄性红毛猩猩,将植物糊涂抹到伤口上的两天前(也就是2022年6月23日),替它拍下了这张相片。 PHOTOGRAPH BY ARMAS

摄影师在这只有肉颊(flange,或称「面盘」)的成年雄性红毛猩猩,将植物糊涂抹到伤口上的两天前(也就是2022年6月23日),替它拍下了这张相片。 PHOTOGRAPH BY ARMAS

苏克巴林宾研究站周围的雨林,是地球上苏门答腊红毛猩猩密度最高的地方。这些原本独来独往的生物,随着栖息地遭到森林砍伐的破坏,被迫过上愈来愈密集的生活。根据估计,目前世界上大约只有14600只苏门答腊红毛猩猩,被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史密森尼国家动物园暨保育生物学研究所(Smithsonian's National Zoo & Conservation Biology Institute)列为极度濒危的物种。

自1994年以来,这些红毛猩猩或居住、或经常出没在研究中心周围的保护林中。在这里,研究人员能以非侵入的方式密切追踪、监看及记录这些灵长类的动作和行为。

「这些动物从未被人类打扰,而且在过去几十年里,它们已经习惯了我们团队的存在。所以它们能够忽视我们的存在,完全过着野生动物原有的生活。」劳默说。

通过观察和分享这些极危大猿的独特行为,劳默与同事们希望人们意识到这些生物究竟有多特别、又有多像人类,进而激起大家拯救它们免于灭绝的行动。

这可说是灵长类学、民族植物学,以及生物学、演化人类学界其他研究者们共同的希望。

拉库斯受伤了

拉库斯从2009年起就一直生活在研究中心这一带。 2022年六月早上,研究人员观察到在它右眼下方的脸颊上,有一道深深的割伤。由于拉库斯之前在研究区域外活动,因此没有人目睹它是怎么受伤的,但研究人员提出了两个可能的假说:

其中一个假说是,拉库斯从树上掉下来的途中,被树枝划伤。劳默表示,苏门答腊红毛猩猩一生有98%的时间都在树上生活、睡觉和觅食。有些红毛猩猩可以重达可达136公斤(尽管拉库斯可能大约在90公斤左右),因而要是抓到无法负荷它们体重的枯干败枝,就可能一口气从9公尺甚至更高的地方摔下来,撞上其他树枝或地面。

另一种可能是拉库斯与另一只红毛猩猩发生冲突而受伤。劳默说,虽然红毛猩猩间的冲突在保护区这片雨林不常见,但在雄性间试图争夺统治地位时确实可能发生。劳默解释,拉库斯受伤时大约30到32岁,加上它最近才刚发育出肉颊(flange,或称「面盘」)──这可是红毛猩猩在性成熟时,脸颊因睪固酮浓度增加而增生的特有特征。

劳默解释,在研究人员发现伤口的前一天,拉库斯和其他红毛猩猩曾在树上「长呼」(long calling)。鉴于这是雄性建立统治地位时的常见行为,也时常代表「战斗可能正在发生」。

拉库斯怎么疗伤

劳默进一步说提及,不论伤口是怎么来的,团队观察到拉库斯的伤口在后续几天持续恶化,看起来「相当骇人」。直到第三天,研究人员注意到它动身前去寻找黄藤( Fibraurea tinctoria ,在当地又名「Akar Kuning」)这种藤本植物。而黄藤在传统医学中,多用于治疗创口、痢疾、糖尿病和疟疾等病症。

而拉库斯刻意寻找并食用黄藤的行为,本身就相当不寻常。劳默指出:「我们的数据显示,这个红毛猩猩族群只有0.3%的时间会去吃黄藤。」

理论上拉库斯所食用的这种植物,会在它伤口感染或发烧时有所助益──尽管这只是推测,但研究团队兴奋地认为,拉库斯可能就是为此而食用黄腾。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人确信拉库斯是刻意为之。

「我们观察到拉库斯摘下并咀嚼黄藤的叶子,但没有它并没有将叶子吞下肚,」劳默解释道:「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将咀嚼出来的汁水,涂抹在伤口上。」

拉库斯就以这样的方式持续照料伤口长达7分钟,接着又再吃了30分钟的黄藤。

劳默强调:「重点是,拉库斯只将黄藤汁液精确的涂抹在伤口上,完全没有擦在身上其他任何一处。」而在涂抹完毕后,拉库斯在伤口上覆盖了一片较为硬挺的叶片,劳默赞道:「简直就像是伤口的敷料。」更令人惊讶的是,研究团队隔天再度观察到拉库斯旧地重游、大啖黄藤。三天后,伤口已经闭合,且似乎愈合得不错;而在近一个月后,伤口几乎完全看不出来了。

肯特州立大学的拉干蒂称其为「了不起的发现」,但也指出:「就红毛猩猩的智力来说,这也不是特别让人意外。」

拉库斯如何学会治疗伤口?

劳默同意红毛猩猩聪明非常,并表示这也让推测「拉库斯如何学会用黄腾治疗伤口」变得更加困难。

「可能它只是在吃黄藤,然后不小心用碰过黄藤的手摸到了伤口,并马上感受到黄藤止痛的效果,所以它一次次的将黄藤涂抹在伤口上。」劳默说。

也有可能在拉库斯年轻时,就从它母亲或其他红毛猩猩身上学会了这招。

「灵长类的其中一项特点──特别是在大猿身上,就是有特别长的幼年期,这有助于它们大量学习。」拉干蒂解释道,母红毛猩猩会密切照顾孩子直到七、八岁大,所以拉库斯有可能是从妈妈身上学来的。此外,过去曾观察到迁徙的成年猩猩也有窥视行为,因此拉库斯也可能是长大后从其他红毛猩猩身上学来的。

而人类和人科动物的最后一个共同祖先,也可能遵循了类似形式的行为。

「这项新发现揭露了这些动物在自然环境中的智谋与适应力,对我们了解动物行为、药用植物的用途,以及潜在的人类医学演化起源很有帮助。」并未参与此次研究的牙买加西印度群岛大学的著名民族植物学家暨高级讲师伊娜.范德布鲁克(Ina Vandebroek)说。

灵长类过去也用过其他植物,但不一样

这不是人类第一次观察到野生灵长类咀嚼、吞咽或使用具有疗效的植物。

举例来说,在1960年代初期,著名的灵长类动物学家暨人类学家珍.古德(Jane Goodall)就首度描述了在坦桑尼亚黑猩猩的粪便中,发现了整片药用植物叶子。从那时开始,其他灵长类族群也被观察到食用或使用植物、昆虫或其他方法,来清洁或舒缓伤口或其他病痛。

杜克大学演化人类学特聘荣誉教授安妮.普西(Anne Pusey)表示,野生灵长类吞咽叶子「来驱除肠道寄生虫,或在疾病风险增加时咀嚼已知具有药用特性的植物」的行为案例愈来愈多,「但与这次拉库斯利用有生物活性潜力的材料来照顾伤口相比,那些案例的证据要薄弱许多。」

普西承认其他野生灵长类确实曾有过使用植物擦拭或清洁伤口的例子:「但那些案例的叶子都没有被验明正身啊。」并引用了近来加彭(Gabon)黑猩猩用昆虫擦拭伤口的研究,「这也是一个迷人但不够完整的故事,因为箇中的昆虫及其特性也没有确认清楚。」

「(拉库斯的行为)之所以很重要,正是因为它所使用叶子的药性广为人知,而且是刻意的、长时间使用。更不用说伤口一下子就好了。」普西解释道:「在被研究的族群中,这个行为只被观察到这么一次,也留下许多关于该行为起源的谜团。不论如何,这件事都让人更加确信,自我药疗(Self-medication)在我们的演化支系中源远流长。」

延伸阅读:爱自拍的游客可能会害野生大猩猩染上COVID-19与其他疾病/世界首例:加州动物园有数只大猩猩检测出COVID-19阳性

ad970250
MAY. 2024

章鱼的秘密

它和你我天差地远,但同样聪明绝顶,可能揭示了智慧生物的另一种演化途径。

热门精选

相关推荐

分类:

其他新闻

标签:

评估:

    留言